大吴国画名作100讲-15讲溪水流淌着,树木立在那里《...

 

黄宾虹先生画论中有一段话:“土夫之画,华滋浑厚,秀润天成,是为正宗…展观之余,自有一种静穆之致,扑人眉宇,能令睹者矜平躁释,意气全消。”先生的这一段话,实可看作是对文人画特征的概括。前一段话说的是风采,后一段话说的是它所给予观览者的审美感受。而一幅画要想达到如此高逸的艺术水平,使睹者直觉得有一股子静穆之气扑来眉宇,并矜平躁释,意气全消,恐怕并不是仅仅谙得笔墨之道就可以做到的,还得谙得天地之道,还得谙得共天地同气之道。因此,观览者获得的审美感受,实际上也是绘者当绘之时的神奇状态。

画家行图绘之事时如果神浮气躁,心绪不平,那么他创作的作品,断不会有静穆之气扑上賭者眉宇。在画家那里,时间和空间已然是乌有之物,他们乃时已经不在时间与空间里。时间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复有意义,时间的流动与画家不再相干;置身于何处也不再与画家相干。山间的水在流淌檮,但它流走的不是哲学家说的那样是时间,山石树木们也无非在那里而已,它们是不是占据了空间?在画家看来,这一定是人之诘。因而,至少在创作状态那一段时间中,画家存在于无我亦无天地的境界里。唯无我亦无天地,方与天地沈瀝一气。

《清溪渔隐图》的作者是南宋四家之首的李唐。画史上传有李唐的一则小故事,说是皇帝加加书家画家的微宗,要立画院,招画工。出的考题是唐人的一句诗:“竹锁桥边实酒家"。众人皆在“酒家”上下功夫,唯李唐在“锁”上下功夫,深得徽宗之喜。这个李唐,靖康之变以前,画法师范宽,对画的观点是师古。

南渡以后,画风大变,由师古改为摹心。由师古而摹心的证据有许多,其中一项,是将五代以降,先勾勒然后千笔万笔层层皴擦,几月半年方成一幅的画法,改为据本上一遍即成,并创制了大斧劈的皴法。但是这位李唐先生在南渡之初,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乃至于以卖画为生,而却连卖画的生意也不好做。李先生因此叹曰:“雪是烟村雨是滩,看之容易作之难。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不知李唐画风的变化,是否与为了入时人眼,千皴万擦出活儿太慢赚钱少有关。
前面说了些士大夫画家行图绘事时心绪神奇的话,后面又说了些画院山水始者李唐的话,却不知士夫画与画院画这两者,有没有联系。如果没有,那么士夫画、画院画还有民间画家的画,它们的不问究竟在哪里?就主要的说,是绘者作画的目的不同,对画画这样一种事情的看法认识理解不同,还是作画时的心绪神气不同?

国画相关资讯

本站查询结果均来自网络,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

Copyright 2009-2010, tool.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76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