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投资:钴是一种怎样的资源?目前市场如何?

 

钴,在很早时期就已经被人类使用。在古代中国,人们最先把它用于陶器釉料,尤其唐朝彩色瓷器上的蓝色是由于钴化合物而存在的。在古希腊和古罗马,人们也利用它的化合物制造出有色玻璃,生成美丽的深蓝色。

1780年,瑞典化学家伯格曼制得纯钴,并确定钴为金属元素。1789年,拉瓦锡首次把它列入元素周期表中。

钴是一种里要的小金属资源,元素符号为Co,是银白色铁磁性金属,表面呈银白略带淡粉色,在周期表中位于第4周期。它的主要物理、化学参数与铁、镍接近,属于铁族元素。

钴不仅在工业领域是生产耐热合金、硬质合金、防腐合金、磁性合金以及各种钴盐和颜料的重要原料。在医疗领域,它还是反刍动物在肠道内合成维生素B12的重要组成成分之一。

目前钴的提取工艺一般分为火法冶炼和湿法冶炼。火法工艺提取钴要求其生产规模大,而湿法工艺则较为灵活配置,适合各种规模。因此,虽火法冶金工艺有一定的特点,但湿法冶金工艺与火法工艺相比,具有更明显的优势,这也是近年来国际上新进入企业普遍采用湿法工艺进行生产的主要原因。目前在国内,钴生产企业已几乎全部采用湿法工艺,由于采用更为先进的冶炼工艺,钴的生产能力也正逐步向中国转移。

如同其他金属一样,钴产业链分为上游矿石的开采和粗炼,中游钴精炼以及深加工,下游终端消费如合金、电池、催化剂等应用领域。

其中,上游矿石的开采和粗炼需要涉及到钴资源利用。全球钴金属的主要供给来源是钴矿山。钴主要为铜、镍矿产伴生资源,其生产规模在很大程度受铜、镍矿产开发影响。铜、镍伴生矿二者总计占到钴资源的85%,而全世界钴的产量中大约只有10%的量来自于原生钴。因此钴资源算是一种比较重要的有色金属资源。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统计,全球已探明钴资源储量700万吨,其中刚果(金)储量340万吨,占比高达49%,澳大利亚和古巴也是钴资源大国,三国合计占70%。而我国钴储量仅8万吨,占比1.1%。因此我国的钴产品生产企业主要从刚果(金)等非洲国家进口钴精矿等原材料进行加工。

中游通过钴精炼以及深加工生产出各种产品形态,主要包括电解钴、钴粉、钴氧化物和钴盐,其中钴氧化物中的四氧化三钴是电池材料的主要成分之一。
下游涉及中游相关产品的应用。例如,钴粉,应用在硬质合金领域;电解钴,应用在高温合金、磁材和催化剂领域;钴盐,四氧化三钴应用在3C消费电池领域、硫酸钴应用在能源汽车三元动力电池领域,其他应用在陶瓷、油漆和橡胶等领域。
全球钴资源受钴业巨头垄断矿权与流通。全球主要大型在产钴矿山均被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谢里特矿业、诺里尔斯克镍业等巨头控制,在近年的产量中,嘉能可和洛阳钼业稳居第一、第二,2017年,合计占比为37%。
由于钴矿主要集中在非洲、澳洲、加拿大等国家地区,冶炼产能集中在中国、芬兰、比利时等国,因此容易引发较为频繁的钴原料贸易流动,而全球核心贸易商数量较少且较为集中,最终形成对市场容量较小的钴产品的高度控盘。
全球钴的消费领域包括电池、高温合金、硬质合金、催化剂、磁性材料、陶瓷色釉料以及干燥剂、粘结剂等。全球钴的消费从2004年的4.9万吨增长到2017年的10.9万吨,年均增长率达6.37%。总体上,2005年前,高温合金一直是钴产品的最大消费领域,自2005年以来,随着锂离子电池的迅猛发展,电池取代高温合金成为钴产品的最大消费领域。目前,从全球消费市场来看,电池对钴消费需求占比达59%以上,其次是高温合金和硬质合金,分别占比约为15%和7%。从国内市场来看,消费主要是电池,占比高达77.4%。目前,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对钴的需求呈现快速增长态势,超级合金等领域增长保持稳定。
钴是动力电池三元正极材料的原材料之一,含量占比大约在6%-12%。从全球锂电池技术类型来看,目前中国动力锂电池技术类型主要以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为主,日韩则以三元材料和锰系为主。
全球新能源汽车在如火如荼进行着。2012-2018年,全球各大OEM对新能源汽车的态度从试探到真正发力,这里面既有外部排放法规、政府补贴政策的推动,也有特斯拉等新进入者带来的竞争压力,2016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约100万辆,其中乘用车77万辆。
新能源汽车是我国汽车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一个突破口。近年来在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实现了产业化和规模化的飞跃式发展。自2014年以来,我国新能源汽车开启了快速发展的引擎,产量从2014年的7.8万辆跃升到2017年的79.4万辆,复合增速达到117%。随着新能源汽车电池能量密度和续航里程要求不断提升,三元材料的渗透率也在快速增长,钴的使用需求也会跟随快速增长。
目前全球钴的产量总体上呈现平稳增长的态势,从2009年约为6万吨,增长到2017年11.26万吨,年均增长率为7.2%。不过,由于2018年钴的新增产能释放过多,受到供给产能释放和特斯拉降低钴用量预期影响,钴价在2018年二季度以来出现较大回落,自历史高点下跌约39.4%。目前钴价仍处于历史底部区域。
嘉能可作为全球“最具统治力”的钴供应龙头公司。面对生产电池关键原材料的金属钴的价格大幅下跌,直到2019年8月7日,公司终于停止了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全球最大钴矿穆坦达矿的生产。
那么问题来了,低价钴压制着全球供给释放,嘉能可通过“控量保价”的做法是否能重新带起钴价的上涨行情?此外,对于国内的钴厂商来说,是否面临着机遇?
洛阳钼业(603993):全球第二大钴生产厂商。2018年钴金属产量达到1.87万吨,占全球产量的14.26%,2019年公司预计钴金属产量增至1.9万吨。2018年公司经营业绩受累于钴市场价格出现的大幅度下降。2019年全球第一大钴生产厂商嘉能可停产全球最大钴矿穆坦达矿有望推动公司业绩复苏。
寒锐钴业(300618):粗钴冶炼在产业链中处于相对稀缺和较高利润环节。公司加快粗钴产能扩张,2018年建成3000吨钴粉产能,2019年下半年预计建成5000吨粗钴。目前公司在刚果拥有5000吨粗钴,国内1500吨钴粉产能。
华友钴业(603799):公司目前钴产品已经形成2.4万吨产能,其中衢州募投1万吨钴新材料项目,在经过2016年技改扩产和2017年电积钴项目、602型四氧化三钴项目投产后,目前已经形成1.8万吨产能,剩下为公司本部力科钴镍原有的6000吨产能。目前公司钴产品产销量为2.5万吨。

解析相关资讯

本站查询结果均来自网络,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

Copyright 2009-2010, tool.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76483号